90后裸模拍裸体写真|男士裸体写真

守 望 故 園——余明慧水墨寫生情懷

2019-09-18 09:48:56 來源: 大武夷新聞網 作者:陳鐸

余明慧簡歷

余明慧,男,1960年出生于福建省建甌市, 1977年高中畢業后插隊,1978年考入福建工藝美術學校漆畫專業班。1981年畢業分配至建甌文化館任美工。1988年調南平市群眾藝術館。現為南平文化藝術館館長,副研究館員,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,中國版畫家協會會員,福建省美術家協會常務理事,福建省美協山水畫藝委會副主任,南平市美協主席,武夷畫院副院長,武夷學院客座教授。水墨作品《遙望家鄉的小山村》入選第七屆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中國畫精品展并收藏。水墨作品《溪橋深翠》獲2014年八閩丹青獎——福建省美術雙年展金獎提名獎并被收藏。水墨作品《深山人家》獲2015年第六屆福建省藝術節書畫作品展優秀獎。水墨作品《亙古故園情》獲2018年第七屆福建藝術節福建省美術書法作品展優秀獎,并被收藏。

天剛泛白,明慧一行山水畫家們又背起畫夾,沐浴著晨露出發寫生去了。冬季的閩北煙嵐如睡,又是一個別有季節特點的寫生好時節。寫生已然成為了他們生活中的一部分。這批閩北的山水畫家,如同著魔一般,只要一有時間,便相約而行,執筆恣情山水。也許在他們的眼中,描繪山水的過程比完成作品的結果更為重要,更令他們陶醉。就如同鄭紀常在《畫學簡明》中說的,“凡山皆有氣脈相貫,層層而出,聳高疊低,閃左擺右,皆有余氣聯絡照應。非多覽真山,不會其意也”。故而寫生的過程中畫者以眼觀心,借與山水的互為貫通既得到了自足,又是對山水畫的一次新的感悟。

相比而言,城中畫者的寫生之旅,總是顯得隆重而拘謹,缺少了那份隨性和灑脫,或許是繁華都市過于喧囂熙攘,面對質有而趣靈的山水時便總帶了些許慎重,生怕遺漏了一絲一毫的風景,恨不得將每一寸云嶺勝景都收入紙上。而閩北的畫家們在看待寫生這件事上便輕松自在許多,得天獨厚的自然條件為畫家們提供了寫生的便利。在我看來,閩北的藝術生活是愜意純粹的,不用刻意被卷入名與利的漩渦,也不用囿于繁復的人事。想畫了,便可以背起畫板,邀三五好友,到村落去,到自然中去,到景色空濛、樹石如沐的山色里去。寫生成為了生活中平凡而輕松的事,不再是為了達到特定的目的。

明慧初學為漆畫與版畫,而后涉獵山水并自有機杼。但凡自幼執筆研墨的傳統國畫者,雖能夠精于筆法能妙,做到筆筆有出入,但也易于陷入傳統的桎梏。 而在從版畫轉而繪山水的明慧的畫中,則呈現出了多種元素的融合,凝聚了更多變的生氣,而不為古法所拘。墨色的漸變與對比,黑白灰的基調處理,平面化的構圖都獨有一番新意。雖然畫意多以古村民舍為題,但并不顯荒涼殘頹,古樸之韻仍能讓人感覺到撲面而來的鄉野清氣。在明慧的畫中,最打動人心的,是一種鮮活的氣韻,這不是僅靠著筆觸技巧所能展現的,而是面對生活時應目會心、歲久所得的山水之趣。

通過多年的寫生揣意,古村落中的房屋居所、林木窠石,成為了明慧近十幾年的繪畫主題。土墻黑瓦,殘垣斷壁,鵝卵石鋪就的蜿蜒曲徑,簇擁著村落磚石的點點青苔和蓊郁雜木,在他畫作中呈現出的點點滴滴,是一個時代在一代人心中的烙印,也是曉山之人對東南景勝的別有意會。觀明慧之畫,可見其觀察自然之周詳。雖博覽閩北之廣袤山水,卻很少用大山堂堂的全景式構圖,而喜于著眼一隅,用截取式的構圖來表現山水。以屋宇為主景,參以樹木坡石,借墨色濃淡之不同,令人有遠近深淺之感覺。

用筆帶濕點苔,取閩北山中湮潤蒼郁之氣象。借最熟悉的環境生最微妙之意境,既是作為畫者常年累蘊之積愫,亦是對村野熱枕的有感而抒懷。發于真情,覺其親切,才能看此畫令人生此意,如真在此山中,品出幾分畫之景外意也。在明慧的畫中,時常可以看到他將西洋畫對形的寫實與中國畫的用筆相互結合運用,均齊凹凸,突兀橫斜,有開,有合,有形,有勢,有屴崱,有歸緩,有古法亦有新意,筆墨淋漓中虛實有意,所謂“墨法,濃淡,精神,變化,飛動則如是以”。

觀其近期的繪畫,明慧越發注重虛實的關系,構圖亦從飽滿歸于簡約,而立意愈臻清新。以淡墨染其形廓,重墨點其筋骨,以留白空出余音(味),正所謂虛實相生,無畫處皆成妙境,在其畫中的古村落,靜謐而自如,盡管沒有點景之人物,但畫面卻不顯死沉,而是在看似空山杳冥的景致中顯出人跡和靈性。

在我看來,或許山水畫是最能表達中國文人心態的抒溢方式。古人將其比之一種林泉之心,謂山水之為可居可游之地,草木存心,天地有靈,正是畫家借由筆墨,傳達出觀世悟世的人生情感。尤其是在明慧的畫中,入畫之景多為身邊熟悉的鄉村林野,一磚一瓦,聚散歷落,或多或少的都帶著往昔的記憶和親昵。在水墨的流淌之間,畫者之情也由此體歷,不著痕跡地流露出閩北畫家對于家鄉那份獨有的情味。或許閩北的山水自有一種吸引人的魅力,讓人不舍走出其間,可以說閩北山水本身就是一軸有詩意的自然畫卷,東坡曾譽摩詰之水墨山水為畫中有詩,我想明慧所繪的閩北山水亦能以此意贊許。

至于詩為何詩,也許是近在咫尺又飄忽遠去的鄉愁吧。明慧對山水、對村落的執著,或許也源于他對生活的執著。不僅是畫作本身,通過采風寫生所積累的作畫過程,描繪鄉野,寄情山水,也是一種追尋與守望自身精神家園的方式。人融于山水,山水融于畫作,心中有畫,畫中有情,也許,這正是余明慧水墨畫氣韻的延伸和升華……

[責任編輯:陳雨薇]
90后裸模拍裸体写真 开汽车修理赚钱吗 手机赚钱类app哪个好 今晚六肖十二码 0.01炮捕鱼电玩城 有专业炒股赚钱的吗 精准幸运飞艇彩票全天计划冈 那些打鱼游戏可以赚钱 香港赛马会资手机报码网 大乐透彩票app 卡贩子收京东卡怎么赚钱 易位时时彩后二稳赚 福建十一选五官网 ag电子跳跳乐 抢庄牛牛作弊器 dnf稳赚钱 图表精灵快乐12助手助手